中国唯一大中医生命文化传播平台

首页/ 高手/ 沙龙/ 发现/ 课堂/ 原创/ 社官网 发现右侧广告位
火医人:壮阳火灸 葆青春 治大病
2014-04-23 14:07:41/新书推荐




【内容简介】

田原2014年新作。“田原寻访中医”系列丛书之一。

作者田原深入四川合江,寻访名闻川南的“符氏中草药热灸”(又称“符氏火灸”)技艺传人。

一条陈年的麻绳,一盏桐油,一根81味独特天然中草药制成的灸条,以桐油点燃灸条,以明火烤灼经络,为无数脑瘫儿焕起回生命意识。

其技艺传承近200年,至今广泛应用于脑瘫、带状疱疹、中风偏瘫、面瘫、鼻窦炎、淋巴炎、部分妇科及肿块等疾病,疗效独到,被纳入“四川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现正进行 “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申报。

本书以纪实的形式记录了访谈的整个过程,提出“火是生命原动力”的核心思想,追溯原始的火文明之光,为人们重新认识火、认识天地大周天和身体小周天之间的“生命秘道”,提供了全新的视角。





【作者简介】

田原:著名中医文化传播人,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中医药文化编辑中心主任。十年来,遍访中国大陆及台湾、香港、澳门等二十多个省市,访谈国医大师、民间隐医百余人。


“田原寻访中医”团队:田原女士及其团队以访谈为蓝本,精心创作,创编中医文化类书籍50余部,800余万字。“田原寻访中医”品牌图书屡获“全行业优秀畅销书”“建国60周年图书策划创作奖”“全国首届中医文化优秀图书大奖”等国家级奖项,畅销大陆及港澳台地区。“田原寻访中医”目前已成为国内唯一的中医文化传播品牌。





【精彩书摘】

在灸火中复苏的脑瘫儿


每天凌晨五点钟,符天昇和妻子牟树芳起床了,两个人很快洗漱干净,简单的粥饭咸菜吃几口,然后就打开房门,外面等候的人一拥而进。夫妇两人开始用火灸给人治病,也开始了辛苦并快乐的一天,就这样一直持续到晚上八九点钟。日月如此,年复一年。


我来跟踪访问的这些日子,小屋每天都会迎来一些特别的小客人。这些孩子,有很多稀奇古怪的、反常的反应:眼睛不会滴溜溜地转,不会好奇地问东问西,有的四五岁了还不会走路,瘫散在地板上,有的直勾勾看着一处,一动不动,没有原由的哭、笑……没有意识、不能沟通。


他(她)们,是被现代医学定位“脑瘫”的孩子。用符天昇的话来讲:“这些脑瘫儿的身体功能,全都是零啊!”家人的呼唤、青鲜的草药、活泼的猫眯、灸条上的火光……映在他们呆滞的眼眸,像是进入了一个无底的黑洞,空空如也,没有回音。


第一天,我们看到了至少四五个这样的孩子,都是父母背着进去的,孩子的肢体是涣散的,是失去神经操控的,父母们如果用平常背孩子的姿势,是没法背起的。正常的小孩,他很自然地搂着父母的膊肩,大人会省很多气力,可是这些孩子是松懈的,背的时候得把他捆绑起来,和大人捆为一体。背过来了,候诊等着,诊室里就那么大一块地方,把孩子放哪儿?为了配合治疗,符天昇夫妇和家长们因地制宜地想了个办法:通往阳台的地方,有一个可以伸缩拉合的铁栅栏门,那块儿,就成了绑孩子最好的地方。绑也讲究方法,我们发现,孩子在那儿被绑得非常仔细,从脚踝往上,到膝、髋、腰、颈关节,所有的关节处,全都要牢牢捆住,因为孩子的身体不能自我支撑,我们可以推想一下,他的肉体完全失去了组织约束,一片瘫软。


前几天,来了一个8岁的孩子,叫叶仲举(化名),妈妈带着来的,已经在这儿灸了三天,满脸疙瘩,是火灸烫起的烙印(以后会慢慢褪去)。在前天的热灸中,第一次哭出了声响。灸完,妈妈一边给他喂粥一边流泪,眼泪和在了粥里,她说:“娃儿终于懂得吃了。”


吃饭、喝水、睡觉,本来是生命生存的一份本能,“瘫”,让身体休眠了,“脑瘫”,更是连意识也冻结了。这个“瘫”字,是很多来此的父母挂在嘴边的语言,也许不是严谨的医学语言,我沿用在这里请读者理解。


“三个月前,孩子突然高烧,烧得全身抽筋,昏迷不醒,喊他,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到成都的一家大医院去看,确诊为病毒性脑膜炎。什么样的病毒呢?说是日本的病毒,蚊子带过来的。治了俩月,孩子醒了,但整个人儿瘫了,一点反应都没有,之前的记忆力全都没了,一片空白。不会吃,不会说话,不会哭,坐都坐不起来。医院放弃了,家里也没处治了,邻居都说,孩子太痛苦,弄点药,安乐死吧。后来,在康复医院碰到一个家长,他家两岁的孩子,在符医师这里治得很好,才摸到这里来……


一开始,火灸上去,灼热刺痛下,孩子张开嘴,想哭喊,但是发不出一点声音。这两天,能哭出声了,有了痛苦的表达。符医师说,孩子饿得太久,必须得吃点东西,不能光输液。第一次喂粥,孩子不会张嘴,大人告诉他怎么张嘴,吃,孩子把嘴张开了,喂了第一口,却不会往下吞,没有“咀嚼”的意识,粥水淌得哪儿都是,擦了之后再喂、再教……好多次之后,孩子才知道含在嘴里,慢慢地吞下去。”


[诊室录]一把灸火,点燃孩子的生命意识


田 原:昨天在我住的宾馆,一大早起来,透过窗户玻璃,我看到几个妈妈背着四肢垂耷下来的孩子往这边走,心里真不是滋味。这样的孩子,似乎大部分的生命意识都消失了。真渴望您这儿的灸火,带给孩子们一个复苏的生命春天。我们暂且就叫这些孩子脑瘫儿吧。


符天昇:这些脑瘫儿,他们基本上都是从零开始的,吃饭就是一大难关。


这个孩子刚来的时候,他的家长说,你能不能够救救我的儿子?我就问她,孩子有多久没吃东西了。两个多月了,从生病、昏迷一直到现在,就没吃过饭,都是输液,用鼻饲往里灌一点。那么,我想的就是,首先要在饮食上帮助他,吃得进去,就死不了。


田 原:孩子好像冬眠了,你为什么最先考虑吃饭的问题?


符天昇:当时,医院的医生跟他母亲交待说,放弃了吧,不医了,你这个儿子没有用了。做家长的也不懂得,回去这一个月,仍然没让孩子练着吃点饭。三个月左右没吃过饭,不行啊。来的时候,我给他检查,轻轻一摁他的喉和胃,都是清水,没有一点饭,我说不行,这样孩子没力气恢复的。


就只有用爆灯花,这个是很快的,在百会穴上点一下,如果他“哇”地一下叫出来了,恢复就会很快的。每一个脑瘫儿来,必须要过“爆灯花”这一关,就用陈年的苎麻绳点着,点摁在身上,像扎针一样的,从百会一直点到脚。


田 原:这个麻绳沾上油,点着火,嘭一下、嘭一下,从头到脚“点烧”一遍,每个脑瘫儿,都要过这一关吗?这个火,就闯进了穴位和经络,随着血液循环开了?


符天昇:这种高烧后遗症本来就很难改善,爆灯花和热灸能通进去,虽然孩子恢复得非常艰难,但是也会几天出现一个变化。脑瘫儿的意识和功能就会一点点儿恢复。


田 原:我看您还特地绕到前边,点了喉咙?


符天昇:娃娃那么多天没吃东西了,得先把这个问题解决了,治喉咙、治舌头,为的是让他能吃东西。第一天来,就连着治了两道,我交待他妈妈,你回去啊,把米熬成很软、很软的稀饭,还有,我说你一定要去买这边的泥鳅,稀饭和泥鳅煮在一块,放一点蔬菜叶,给娃儿补点营养。为什么要用这个?鱼肉呢,只有黄腊丁和泥鳅可以通血脉、利小便,都很好。而且肉很细、很嫩,煮熟了,把一根大骨除掉,筷子给它一搅,它就化了,成泥了,有些地方说吃鳝鱼,其实鳝鱼的肉是化不了的,只有黄腊丁和泥鳅肉能化泥,老人和娃儿好消化。我们长江河边的黄腊丁很好,但是很贵,70元一斤还买不到,这个泥鳅呢,多半还都是野生的。


第二天早上一来,他的母亲就跟我讲,符老师,你给我说的这个办法很好,头天晚上喂,娃儿不会吞,今天早上,吞下了两调羹稀饭了。我说哎呀,好了,只要有意识,就有希望了。这就是第二天,第三天再来,就跟我讲,喝了半碗。


这个小孩,现在精神一天天好起来……我们成都管理中医药的一个领导,那几天连着过来看,他说这个小孩每天都有好转啊,一双眼睛第三天都还不晓得认人,别人在做什么,不晓得要看,第四天见效了。我说你咋知道,他说,哎,他的眼睛翻转来看我啦!这些孩子刚来的时候像一瘫泥人,眼睛也不转的!后来我说了娃娃的大人,大人有过错啊,抱娃娃的姿势不对,就算治好了,两只手会像鸭子一样。几个月没有意识了,如果父母抱他的姿势不对,孩子的身体会变型。


田 原:什么样子抱他,他就是什么样子。这个灸火把孩子的生命意识重新点亮了。一切都要从零开始,从头开始建立,把以往的生命过程重新复习一遍,不容易啊!


扫一扫添加

田原对话原创中医

微信号:tyxf_yczy10

田原朋友会

点击查看

sh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