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唯一大中医生命文化传播平台

首页/ 高手/ 沙龙/ 发现/ 课堂/ 原创/ 社官网 发现右侧广告位
到岭南小县城寻找“中医精灵”
2014-04-16 14:20:59/广东·陈胜征

【高手档案】

1945年10月,出生于广东兴宁,系炎黄的子孙、神农的传人……祖母李氏、母亲曾氏、外祖母张氏、王氏,血脉中流荡百家姓氏。自学中医、扶伤救死,已积累医案几十万份,医照几千张……研究中医药四十余年,将传统的中医望诊与中华易理、相理、命理相结合,具有极强的临床指导意义和实用价值。



到岭南小县城寻找“中医精灵”

2010年10开始


他是那种只要略有交流,就会让人难忘的极端人物。因为他笔直的腰杆,轻灵的步伐,以及镜片后,一双总在疑问和审查的眼睛。尽管已近七十岁,但岁月,似乎只存在于鬓边稀少的白发,和笑起来时,眼角明显的皱纹里。这位老中医身上,似乎缺少沉稳、世故,尽是孩子般的执拗,或者还有小小的狡诘,有时候你看他,总会觉得他像是长年与草木比邻而居的一个“精灵”。

梁某人曾说:“但凡一个好中医,他一定都是活在一个天真的状态当中,他懂得生命,尊重生命。”实乃真言。唯有隐隐让我们担忧的,是他那永远停不下来的操劳和脾气。

望、闻、问、切。

几乎每一个中国人对这四个字都不算陌生,很多人也知道这是中医判断疾病的主要手段。望,就是望诊,位于中医四诊之首。与此相关的一句话就是“望而知之谓之神”。

然时至今日,这种“神医”的眼神已无处找寻,只偶尔出现在“看相算命”的人那里。当代中医队伍中,还有多少人有望而知病的神眼?岁月更迭,“扁鹊的故事”是传说还是遗失?何处考证?中医这个最为招牌、玄之又玄的主角为何隐秘至今?

2010年10月,岭南民间中医陈胜征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之中。看过他自己编印的几本临床经验书,其中“死保肺胃,清理胱肠”的理念吸引了我,我们决定赶赴广东兴宁,深入了解、挖掘。


兴宁位于广东省东部,在地图上看这个地方,四周环绕着很多著名的城市,但实际地理位置属于典型的“四不搭”,与周围的城市都有四五个小时的行程,——广州正在闹亚运会,我们不想去凑那个热闹;深圳偏南,要走回头路的;厦门偏远且车次有限,那么,就只能选择汕头了,时间相当,车次也相当。于是,离开北京的第一站就定在汕头。

到达汕头已经是傍晚时分。由于旅途深感劳累,我们决定在汕头住上一夜,再赶明早八点开往梅州-兴宁的火车。到街头大排档吃了点潮汕小吃,再顺便看看这座城市的夜。

几句话很难说清汕头是个什么样的城市,滨海大道的绮丽风光与巷子深处密密麻麻如鸽笼般的民居和谐共处,悬在窗子外边的铁栏里,杂物和鲜花浑然一体,无处不在的绿色有效地抹平了内在差别,让人不好判定其经济发展达到了什么水平。来自湖北赤壁的三轮车主带着我们转了一个小时之后,很不满地拿走了60元钱,——也不知给多了还是给少了?分手时他再三告诫女人晚上出门不要带包,这里盛行“飞车党”,飞车从你身边一掠而过,女士们的小包就是主要猎取目标……这使人尤其防范摩托车,此时我们倒是恍然有悟:满大街海潮一般壅塞和轰鸣着的摩托车声浪,倒使传统与现代两种生活方式得以有效媾通,也显现着这座城市所处的发展阶段,灯红酒绿的酒吧区里,沉迷于时尚消费方式的酷男靓女,想必大部分与这些摩托车主有扯不断的关系,几种生活方式就这样浑然杂陈于色彩流里边,倒也令人玩味……

早晨八点,清冷的站台上没有几个旅客,几只燕子居然从空寂的候车大厅里飞了出来,据说里边还有它们的巢窝呢。卧铺车厢里也几乎看不到人,陈旧的车厢,肮脏的地毯,茶桌上还散落着几颗青橄榄,一位中年男子掀开蒙头的被子坐起来欢迎我们,说:总算上来人了,说说话吧!

车窗外不断掠过大叶片的芭蕉树,连绵无尽,——中年男子纠正道:这不是芭蕉,是香蕉树。惭愧。在北方人眼里,没有果实的香蕉树与芭蕉树几乎不好区别。旅途两侧,另一种开着绯红色细碎花朵的树,像是杜鹃,不敢贸然指认,请教这位旅伴,被告曰:栀子花。

——真是进入了一片未知的世界,所见都很陌生,尤其此行要去采访的民间中医陈胜征先生,有什么特点,是否正统保守,有传统文化底蕴吗?有什么独到的临床疗效和理论、能让我们不虚此行?还有,他的医德医术究竟如何?等等,也是未知……

宾馆走廊,对面急匆匆走来了这个南方乡村中医。轻细急促的脚步声中,带几丝焦急,欣喜,这是陈医生给我留下的第一印象。

陈胜征,现年67岁。和北方人相比,和北方人相比,身形显得瘦小,但是极为轻灵。乍一看,更像一个习武之人。眼睛谨慎而精明,初次见面,他的眼神有些回避,略带一丝羞赧。这是一个性情中人,和很多可爱的中医人一样,有些执拗,有些顽童。谈话很愉快,陈胜征显然十分开心我们的到来,看得出他是一个什么事都极其较真的人。一如他对临床实践的精益求精。

第二天,我们开始跟诊。从早晨到下午两时左右,求诊的患者络绎不绝。听说还常常有人凌晨三五点钟就到他家门前排队……来人自觉地维护就诊秩序,默默地等待,没有大医院的嘈杂。有人从早上八点多钟一直要等到下午三点,耐心十足。

这个漫长的上午,陈胜征被十几、二十几人围着,你只能听到他不断地讲病,一口广东客家话抑扬顿挫,形同唱诵,十分有味道。诊室空间不大,他和诊桌被四周几条木质板凳团团围过来,通常都是坐满了人。诊桌是一张年代久远、已经破旧的学生课桌,他坐在后面的木头方凳上,腰身挺直,手眼灵光。用来记录患者情况的都是学生的笔记本,一本又一本……

第一次兴宁之行,我们用了十天时间,上午跟诊,下午访谈。三个月后,我和助理再赴兴宁陈胜征的诊所。继续随其出诊,观察病人,深入访谈……

“症状能抓准嘛,我还没说话,他就一二三四五,什么症状他都给你抓出来,人家看不准你去那里干嘛!”一女患者这样评价陈医生。这位女士,知识分子的模样,四十来岁,思维逻辑清晰,问到她的病是什么,她说:“就是前一段时间上班辛苦,好像有些过度了,有点低血压,经常头晕什么的,来这里,让陈医生帮忙调养一下。”

还有一个女婿,替其岳父来请陈医生出诊,到他家里调理调理,结果被陈骂得很不自在:“这个人(其岳父)不忌口,他很有钱的,所以第三次反复……很多人要我救嘛,抽不出时间去救他了……”这位岳父是位老干部,官大,脾气还挺倔,他的女婿对其十分敬畏,请不着陈医生,只得在外边候着。

许多人来了第一次,就不到别处看病了,亲戚朋友都介绍了过来。陈医生究竟有何三头六臂,能把人治得服服帖帖?……他的处方笔名是理中,号松山道人。这个位于兴宁市远郊的诊所名曰:蓬莱诊所。大家便唤他为蓬莱先生。陈胜征的大号就叫蓬莱先生了。

望诊,究竟是什么模样?

我们大多数人,从自己所体验过的中医看病经历来讲,极少有印象说,医师会盯着你的脸,细细“望诊”。当代的中医诊疗,保留得更多的是问诊和切诊,“闻”也不太受重视了。有医家刻意来闻你的口气,或者便便的味道?几乎很少、很少。医学的进步,更多地托载于现代医学的化验单和各种超声、射线片子。

何谓“望诊”,已经没有多少人知道了,或者说,不少人把它和“看相”混为一谈,先入为主地当成迷信,给否了。

而“望诊”的学问,从中医说来,究竟是什么?

古人将望诊总结为八大板块:望神、望形态、望头面、望五官、望前后二阴、望皮肤、望经络、望大小便。每一板块,都可以单独成为一门学科,写出一本本厚实的大部头。

古人还根据《灵枢·五色》的描述,制作了一幅幅望诊全息图,包括手诊、耳诊、足诊、腹诊……通过这些微观的角度对身体进行“全息摄影”,进而窥一斑而知全豹,将身体的问题尽收眼底。

另外还有一些经典著作,如《望诊遵经》、《四诊心法要诀》等,将望诊分纲列目,一点点梳理望诊的每个细节……目的还在于强调“望诊”的重要性。

写到这里,我突然想到一个角度,古人在没有现代医学这些检测手段的境地,靠什么了解疾病?为什么中医里面重要的理论“望闻问切”以“望”起首?原因只有一个,望,能够迅速掌握病情,开展诊疗,不误病情。那一刻,医家的眼睛形同X光机,能够快速捕捉到疾病的信息。

其实生活中,我们或多或少都有自己的体会,或者叫灵感。对自己的身体,或者某件事情,有时会有莫名的感觉,你重视并且相信、培养这些感觉,她就会进一步指导你的生活,甚至指导身体健康。遗憾的是,随着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与普及,人们更相信“技术”,而丢弃了自身天然的智慧。矛盾的是:如果在你的身边出现一个善于“观面”之人,而且打着“易学”的旗号,你还会由衷地想听他说点什么。

陈胜征给我们还原了一扇“观脸”、“观舌”之门。他从相理学的视角切入,却没有停留在各种命理说辞上,而是透过相理学的框架和现象揪出本质:脏腑气象。在他的眼里,一张脸,不仅仅是一个人的外在容颜,更是一张GPS地图,一分一厘,严密对应着身体内的五脏六腑。根据脸上的蛛丝马迹,他可以轻易地顺藤摸瓜,找到体内病变所在。他先将脸和舌头“一分为三”或者更多。这“三”是基本,大体意义为“三生万物”:既是脸的上中下三个部分,又是人体的上中下三焦、人生的三个阶段……宇宙的天地人。

听起来很耳熟吧?没错,正是中医骨子里的理念:天人合一整体观。

关注中医、喜爱中医的朋友对中医的语言都不陌生:太极、阴阳、五行、天干地支、五运六气、六淫七情……通过中医接触到更多传统文化后,会意外地发现:研究堪舆术、相学和卜易等学问的人,所用的语言和中医是大同小异的。可以说,它们是同根同缘的文化,它们是古圣先贤用以包抄宇宙真理和生命真谛的中华文明,是多维视角的关照产物。

望诊,既为中医所用,也是相理学中的一枝主干。它们的根是相同的,中医讲“有诸内者必形诸外”,相理学中的“面相”也正是通过观察面部的纹线与气色来知人的吉凶。从情理上来说,我们很愿意相信万事万物之间有着密切的对应和关联,古人也尽可能详尽地告诉了我们后人,哪些现象和哪些疾病、命运一一对应,但仍有一大难题横亘于“科学性”和“合理性”面前:为什么是这样的对应关系?

陈胜征说,这正是脸上真相的秘密所在:干支基因。

西方人将人体DNA中的基因,认为是决定健康疾病、生老病死的终极原因。

但按照中华传统文化,决定人之命运(包括吉凶祸福与生老病死)的是“八字”,即出生时的“四柱”。在陈胜征看来,这正是人的“基因”:十天干,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就相当于化学元素周期表的元素,是十大基本粒子;十二地支,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是由天干组合成的十二种“化合物”;人体又由十天干和十二地支通过复杂的变化化合而成,可以分为“四柱”四个维度的组合,即年柱、月柱、日柱、时柱。命运是什么呢?就是人体的生命节律,这种节律会通过你的身心状况表达出来。

所以,陈胜征把表达这种节律的方程式叫做“人体生命方程”,并细细研算出“脸部真相”和“身心状态”的对应关系,拓展、充实了古代望诊体系。

望神、望色、望舌,是陈胜征望诊的三大重点。可是,望完之后,他的一个小小细节引起了我们的注意:轻轻地用自己微屈的食指,蜻蜓点水般地触碰病人的额头、脸颊、下巴、鼻子,有时还碰碰眼睛的周围。他说,他的手指就是一个“温度计”,他这轻轻一碰,就知道身体里边脏腑气血是怎样的活动情况:强弱盛衰,正常与反常,都被尽收眼底。

回到我们的生活中,不难回忆,很多医院看到病人的脸上长了痘、斑、鱼卵样的点,或者长了疮,发了毒,就把他推到了皮肤科;患者也是,一想是皮肤出现了问题,就和医生通力合作,想尽一切办法让皮肤再次变得平整、白皙、有光泽……可是他们没想到,这些毒不光是皮肤的问题,体内对应的位置,一定也积攒了同样的浊毒,皮肤只是体内浊毒的一条发泄通道而已,把这条道堵上了,浊毒会伸向身体的其他地方:皮肤病治好了,咳嗽了,咳嗽治好了,长瘤了、生癌了,不孕不育了……

你是否想过,脸上长了多余的、不好看的东西,不仅仅是美观的问题,也不仅仅是皮肤的疾病,它还会改变你的性格,一些原本不该是你命中注定的疾病,正在悄悄地改变着你的健康和命运。

这本书里,有太多琐碎的问题,以致我在后期写作的时候无法整理成为以往完整的格局。也是我有意保留了这个面貌。我想,关于身体,关于生命现象,我们的许多困惑超出了教科书的条条框框,让教科书和那些大医家纠结的现象很多,且无从下手,因为无法可依。所以,我有太多的问题。

犹记得陈胜征家里的小小后院,花草和蔬菜静静地生长,蓝天悠悠,猫儿也懒懒地趴在脚下。不说话的时候,午后的小院很静,只听得见陈胜征在小黑板上沙沙的写字声,也许这是他几十年来最期待的时光,所以他正装,表情凝重。太阳暖暖地洒在我的身上,关于生命的话题却仿佛缠绕在我的心头,越解越宽松。这一次寻访,陈胜征传递出来的信息让我看到读解疾病与健康的更多可能。




在他那个几乎呈开放式的家庭诊室背后,后排的一间房子里,近十平方米的空间几乎摆满了他三十年来看病的诊治记录和所开方剂、照片。就是说,几十年来,他阅人几十万,面诊几十万,触诊几十万,思考了几十万人的身体现象和生命隐秘。

杨澜说:一问一世界。因此她走进了太多光彩照人的世界,那些绕满光环的人生骄子,哪怕一句话,一个动作都充满智慧与启迪。我觉得自己在追问常识,那些我和大家早就应该知道和掌握的身体、生命常识,只不过,这常识从没有人以这样的方式讲给我们。

《脸上的真相》,这本书,你可以把它当成中医科普来读,也可以理解为中医文化书籍,也可以看作是生命的哲学启蒙,也许她还应该表达得更加完美,也许她还带着乡野的草莽……这本书的许多理论也许还比较发散,还有待现代科学的检验,但希望它能给你带来一个切入生活、生命,观察我们处所自然的新视角。

读完这本书,就等于系统地学习了民间中医陈胜征的古中医智慧。希望这本书能成为你的“镜子”和“尺子”,通过它,能够为你度量出一个关于生命健康的新天地,并感受到中医文化迷人的无限光辉。


扫一扫添加

田原对话原创中医

微信号:tyxf_yczy10

田原朋友会

点击查看

sh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