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唯一大中医生命文化传播平台

首页/ 高手/ 沙龙/ 发现/ 课堂/ 原创/ 社官网 发现右侧广告位
以针传世- 世界针灸第一人
2014-04-22 18:29:13/北京·程莘农

【大师档案】

程莘农,生于1921年8 月,针灸大家,建国后首批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央文史馆馆员,国家首批“国医大师”,中国中医研究院名誉院长,国家攀登计划之一“经络的研究”项目首席科学家,第六、七、八届全国政协委员兼医卫体委员会委员(中国科协组)。1990年,其主持研究的《循经感传和可见经络现象的研究》在经络理论的实质研究取得重大成果,受到世界文化理事会表彰,荣获阿尔伯特•爱因斯坦世界科学奖。主编和撰写针灸专业教科书7部,成为国内外针灸教学的主要范本。在培养国际针灸人才方面做出了突出贡献。



江湖称号:千手观音

清晨,细微的阳光,照进一间并不宽敞,被书本和泛黄的病历占据了大半空间的屋子——

十几平的房间,拥挤、温暖。这里是卧室,有床;这里是客厅,有电视;这里是餐厅,有饭桌,零乱的桌上,半袋葡萄干斜倚着几盒牛奶,晨曦的光亮照在码墙而立的一排书柜顶端,靠墙戳着一幅24寸的彩色照片,里面,朱镕基与一位老人双手紧握,笑得开怀。照片上,用白字写着“朱总理在人民大会堂授予程莘农院士文史研究馆员证书,1998年中秋”。

单人床上,须发皆白的老人从梦中醒来,关掉那台开了一夜、因为没有节目而沙沙作响的电视机,简单洗漱后,拿过手杖走出了家门。

世界针灸第一人——程莘农

2006年7月11号

东直门内南小街16号,中国中医科学院的家属院儿里,有一座颇有年份的红砖楼,离针灸研究所不远。沿着缺少光源的水泥台阶而上,针灸界第一位工程院院士程莘农就住在这里。

红砖小楼五层高,简单、结实,既没贴瓷砖,也没有多余的装饰。楼对面一排仓房上,参天的大树,穿出房顶,与蓝天交接。

那是一个阳光晴朗的日子里,房头墙角边,小马扎上坐着位老太,七十多岁的年纪,房顶的树荫下,聚着几只花猫,慵懒的抻着腰,和老太一起,眯着眼打量我这个陌生人。那一幕光景,不经意就被牢记,多少年后,仍然时常浮现。

初见程老,鹤发童颜,白须抖擞,一身仙风道骨的灵逸。

坐在小屋里,铺着粉色大牡丹纯棉床单的单人床边,与我们亲切笑谈人生过往的大风大浪,细节历历,犹似昨日,心却早已超然。

谈起针灸,谈起中医,一如既往地执著和坚定。中医,不是表面这个概念而已,这里边有多少有趣的事不为外人所知呢?

程老笑问我们:你们知道有一类穴位叫做“阿是穴”吗?为什么叫阿是穴呢?唐代的名医孙思邈在一次给病人诊疗时,按到一个经外的部位,病人大叫“啊,是!”于是,他便将这一类不属于十二正经和奇经八脉、没有固定位置、但临床上又能反映疾病的穴位统一称做“阿是穴”。这多有趣啊。

是啊,古人的生动令人忍俊不禁。中医,针灸,天地无限。

程老的小筑,简练至极,形同蜗居,让我惊讶。一床一桌一电视,两椅两窗两字画,三面书墙三把针。就是全部了。这样一位古朴拙趣的老人。满足于外在小世界,也安享了心灵大世界。是睿智。

程老已经不出诊了,但熟悉程老作息的人都知道,七点整,他拄着文明棍儿的身影,还会出现在前往国际针灸培训中心的路上,山羊胡、中山装,一边跟溜弯的老邻居们打招呼,一边顺着小路,到国际针灸中心,去给学生上课。因为中心的性质,来学习的,都是来自世界各地,痴迷针灸的洋学生。

这一年多以来,程老已经不再接诊,也极少再为病患者扎针,他的主要工作是给学生上课。八点半上班的程老总要提前一个多小时到他的办公室整理教材,或者到其他科室去问问学校的现况。

我们也有幸跟着程老,到他的国际课堂上去旁听。

程老经常笑言自己在国外比在国内有名气。这些洋学生们,也都特别爱听程老讲课,诙谐的程老,慢细的南方口音来北京几十年了也没有很大变化,加上针灸学中很多术语都是古汉语,即使是中国学员,听着也有点儿吃力,更何况外籍学员。这就忙坏了旁边的翻译。

从基础到艰深,程老不时用手势代替语言,希望学生们能够更深刻地理解深奥的针灸理论。

程老的针灸临床课,是学生们最喜欢的课程。程老满布皱纹的手在拈针时格外轻巧。哪儿是曲池、哪儿是神庭,怎样才能更准确地找到穴位,如何才能进针准、进针深,程老在进针前,总要细心地向学生讲解,等一旁的翻译向外籍学员讲解结束,便三两下的将针扎进示范者的穴位,往往是学生刚一走神,针已经进了穴位,他们对程老的“神功”百看不腻。

一名外籍学生告诉我,程老像佛教中的千手观音,她完全想像不到,一个人能用那么快的速度,将二十根针扎进人体的穴位,并且每一针都那么准。说话的时候,她的手不停地挥舞着,不太流利的汉语夹着英文,深怕我们不能理解。

程老的一手绝活,被誉为“程式三才针法”,以快闻名,“我扎针,就三下子,1、2、3,哎,我就扎完了,扎10个穴、8个穴,就用1分钟,最多2分钟。”

每次课程结束,学生在临走之前,还要问很多问题,程老都耐心地一一给予回答,有些中英文差异的地方,通常要解释好几遍,但是程老也坚持要把问题回答准确。

对于针灸,程老非常认真,他希望传给这些学员的,是最正统的针灸理论和手法。

一上午很快过去了,如果下午没有课,程老会回到他虽小却充满书香味的家,看看电视,吃点水果和他喜欢的酥糖、蜜饯。

吃过晚饭,是程老最开心的时候,躺在他的小床上,把电视机打开。喜欢看电视的程老,只要在家,电视就开着,往往是看着、看着,就睡着了,电视也忘了关……

这位见证了中医百年窘迫的老人,为着中医能被现代科学所认可,斗争了大半辈子。

他主持的“循经感传和可见的经络现象的研究”证明了经络学的科学价值;主编的《中国针灸学》,建国后首次建立起针灸教学规范,至今仍是中医院校统一教材,并被国外针灸界作为针灸资格考试蓝本,因此他常说自己在国外比在国内有名;终于将“中国中医研究院”盼成了“中国中医科学院”……他最常说到的一个词就是“斗争”,他也常说:我们这代人的仗打得差不多了,所以“不说话了”。

针灸大师程莘农院士年逾八旬,“针”耕不辍已六十载,小小的银针,不知耕过多少条经络:男女老少、贫富贵贱,黄皮肤、白皮肤、黑皮肤……这些经络连起来不知能绕地球多少圈了。运行不畅的气血在他的小针前驯服下来,乖乖回到正常的轨道中去,病人的病痛得以消减、消除。而这躬耕大业还在继续,父传子,子传孙。几代传承,乐此不疲。

多么神奇。一根小针,却有这么大的感染力。或者说,是针下,那手感的世界,神秘,太美!


经络之美

黄帝:……余愿闻邪气之在经也,其病人何如?取之奈何?

岐伯对曰:夫圣人之起度数,必应于天地,故天有宿度,地有经水,人有经脉。天地温和,则经水安静;天寒地冻,则经水凝泣;天暑地热,则经水沸溢;卒风暴起,则经水波涌而陇起。夫邪之入于脉也,寒则血凝泣,暑则气淖泽,虚邪因而入客,亦如经水之得风也,经之动脉,甚至也亦时陇起,其行于脉中循循然,其至寸口中手也,时大时小,大则邪至,小则平,其行无常处,在阴与阳,不可为度,从而察之,三部九候,卒然逢之,早遏其路。……

(译文)黄帝说:……我现在想听听外部的邪气从外部侵入经脉而引起疾病时,患者的情况怎样?应该怎样治疗呢?

岐伯答:凡是医疗技术高明的大夫在制定诊断和治疗原则时,一定会把人体的生理病理和自然界的变化紧密结合起来分析考虑。例如天上有二十八星宿环状排列运行在三百六十五度的周天中,地上则分布着十二条江河奔流不息,和自然界的天地相应,人体则有十二条经脉运行气血。如果自然界的气候温和,江河的水流就安静流畅;如果天寒地冻,江河则凝固不流;如果天气酷热,江河之水就沸腾外溢;如果突然发生风暴,那么江河将会波涛汹涌。同样的道理,病邪侵犯到人体经脉之后也会使经脉中的气血发生变动。如果是寒邪,就会使气血的运行凝涩不通;如果是暑热之邪,就会使气血沸腾运行加速;如果是风邪侵入到经脉中,也就像江河遇到暴风一样,经脉中气血的流动也会出现波浪涌起的现象。


扫一扫添加

田原对话原创中医

微信号:tyxf_yczy10

田原朋友会

点击查看

sh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