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唯一大中医生命文化传播平台

首页/ 高手/ 沙龙/ 发现/ 课堂/ 原创/ 社官网 发现右侧广告位
山西以南有王氏,一如汾酒之与杏花村
2014-04-22 18:53:18/山西

2008年4月


在东北,有一个带有巫性色彩的词,叫“出马”,很多地方有这样的人,就是说她(他)因为某种原因一下子就有了“算命看病”的能力,可以给人治病了,很多人深信并且依赖这些“出马”的人。老家一个38岁的远房女亲,就是“出马”的一员。她从农村出来,基本不识字。我问她这样一个问题:在她给人“算卦”的过程中,人们最想求得什么?她告诉我说,虽然求什么的都有,但多数人是因为身体不健康来寻求帮助,其中又以女性居多。也就是说,在面对生活的艰辛,面对身体的困惑时,女人们更愿意相信自己得了“外病”,相信算卦。

也经常和三四女友聊天,难免聊到美丽、男人与婚姻的话题,女友们经常问我,什么样的女人是最好的女人,能把男人的心牢牢地守住?咱们女人这辈子要怎么个活法儿?我也难以给出完美的答案。

早在2007年,我曾与妇科名家柴嵩岩教授探讨关于女人的问题,写作了《现在女人那些事儿》。值得敬重的是,柴老六十几年的中医生涯,治疗过上百万女性,并为她们解决了不同程度的问题,且带来福音。谈到现代女性的身心问题,她坚持认为:饮食习惯的改变,喜欢吃冷、辣食物,从闺房走向市场,和男人一样称雄……这些都是众多女性疾病发生的根源。而在更早之前,我采访了京城四大名医肖龙友先生的孙女,中医妇科专家肖承悰教授,她也感慨现代女性殚精竭虑,压力过大,是妇科病种不断增加、女性更年期早到的主要原因……

这些应该是基本的答案了,然而,似乎还不能够完全解答女人之生命与疾病的全部问题。女人,女人的身体,女人的幸福,还有更隐秘的答案吗?

2009年4月份,在山西我们寻访到道虎壁王氏女科第28代传人的其中一脉。

这是一个以“团队”治疗妇科疾病而闻名当地的中医世家,祖上自第一代创立后,已行医800余年,其间第八代传人与明末清初女科大医傅山先生来往密切,后代传人又秉承了傅青主女科的精华,对《傅青主女科》颇有见解,且融合自家经验,使医术更为上乘。专治妇女胎前产后、崩漏带下、月经不调、久婚不孕等病症。

道虎璧,平遥的一个地名,因为善治妇科出了名。在晋中地区,只要一说去“道虎壁”看病,几乎人人都知道是去看王氏女科,就像一提杏花村,人们自然想到了汾酒一样。

采访王氏女科,他们从头到尾一直说着这样一句话:有个好子宫,才能做一个好女人。毫无疑问,女人的所有秘密来自子宫,女人是一个以子宫为内核的“性命”之体。

这一次采访让我感到收获颇深,意义重大。

一周的时间里,我们奔波辗转于古城平遥与介休之间,全部时间用于探讨、交流。王氏女科第28代传人的兄弟四人分别在这两个城市里出诊。

这一脉的兄弟四人,在山西有一个很好的外号:王三副。基本上三副中药解决常见问题。这兄弟四人让我们难忘。大哥沉着冷静,坐在自己的诊室里,稳如泰山,女人病到了他这里就无处逃遁,好似锦囊妙计在身,夺关斩将出奇兵;老四勤奋,中西医学的明鉴不敢不学,是一个仁爱也博学的中医人;老二带着一身浓浓的草药芳香,不言其他,但只要谈到草药,自有一番得意表情,辨识本草,加工炮制,假冒伪劣绝不过关;尤其老三王华,在中医女科的天地里走得太远,对于生命的前期,他思考了太多别人不曾思考的角度。所以生不了孩子的女人们愿意找他看病,因为有保障,更因为他总能安静地听她们哭诉,他说她们都是自己懵懂的姐妹,所以也跟着流泪。

还有王浩——老大王楷明之子,这位29岁、从小在父亲身边跟诊、热爱中医、后毕业于中医学院的小伙子,已经是山西省中西医结合医院的出诊医师,同样把持着诊治青春期女性痛经以及功能性子宫出血的独家“绝技”……

采访很辛苦,包括每天吃面食,我们还不太习惯——哥几个却是每顿必吃,无面不下箸,对面食的执著一如对待他们酷爱的中医药,超越了功能需求而具有了精神性……

2011年 12月,《子宫好女人才好》问世。从此,众多的女性才知道,在山西南部的一个小县城里,住着这么一户传承了八百多年的“王氏女科”;第一次知道,在摆放冰冷器械的现代妇科诊室之外,还有传承了 29代的“王氏女科”,这其中的四个兄弟,被田原访到,他们不穿白袍,没有“专家”头衔,本份地守在祖辈们生活了几百年的土地上,用自己的生命,传承着祖上传下来的医术、秘方,专给女人把脉,专给女人诊病、看病、拿捏方案,专给女人重燃生机的希望。

他们愿意倾听女人的心事,做她们的蓝颜知己。诊室也是聊天室,聊得多了,听得久了,他们会停下开处方的手,黯然神伤,和她们一起流泪。被现代化的女人啊,被种类繁多的女人病折磨着,还有对女儿身仍懵懂的女孩们、准妈妈们、熟女们、妇人家们……他们心痛、忧虑着。



再寻女儿身命

2012年10月~2013年4月

六年前,一份电子来信连接了我和“山西道虎壁女科”的缘分。

那会儿,我刚刚在一场中西医的“遭遇战”中脱身。我的一位老家表姐,长我两岁,持续很久的子宫内膜增生、肌瘤,让她月经紊乱,经血长流,最终不得已接受无痛清宫术,将增厚的子宫内膜人工“除草”。她说:怀着巨大的恐惧接受现代医学手段,原以为可以圆满解决问题,没想到,遭遇战刚刚打响,此后两年,仍然如故,从一个貌美如花的美妇人,转身将要成为黄脸辣婆,情绪暴躁、河东狮吼……好在我有国内众多中医专家,他们是我的采访对象,也是我的医生和朋友。中药的调理与女人生命文化的启蒙,最终,表姐得救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收到这封陌生的电子邮件 ——王浩,这个中医药大学毕业生、“道虎壁女科”第 29代传人,他语气激动,心情迫切,为自己的父辈骄傲,也为他们的孤寂不平。“田老师,咱家已经有看不过来的病人,为什么写信给您,目的只有一个,请田老师访问他们,听他们聊聊中医,聊聊祖传的技术,聊聊女人病的来由,让他们知道自己有多么了不起……”

2009年那个春天,我集中时间采访八百年传承的道虎壁女科。这“一组”传人(后来知道道虎壁女科还另有支脉) ——以王楷明大哥带领的四兄弟和我初次见面倍感亲切,所谈观点让我耳目清新。

《子宫好女人才好》出版后,不断有读者来信、来电,普遍热切地想向我们倾诉,如何被书中“王氏女科”的观点所震撼和感动,如何从中重新认知了自己做为女人的身体、生命,以及生为女人的可喜、可叹和可贵。

偶然一天,在中研院读研究生的女儿和我说:妈妈,以后不要送朋友《子宫》这本书了。她给我讲了自己的一个想法,本来当作礼物送给朋友的妈妈,但是,她看到了对方的尴尬——这个 40岁的妈妈已在几年前切除了子宫。她说,真不知道谁还有子宫,谁没有子宫?!

还有很多读者,克服路途遥远,亲自到山西去找“王氏女科”看病,到了平遥古城边的小县城,却疑惑的发现,不知哪里去寻那兄弟四人,似乎这里遍地都是“王氏女科”……还有更为广大的读者,感觉意犹未尽,希望获得对女性本体,尤其是关于妇科疾病,如子宫内膜异位、月经病、不孕、不育等,更为详细和全面的解读,得到更多养护身体、养护子宫的方法。

“王氏女科”还有许多丰富的内涵需要挖掘。

2012年10月到2013年4月,我们几度去山西,在介休、平遥、太原往返数十日,与王氏女科继续深入对话,写作《子宫好女人才好 2 ——一个女人与八百年女科的深度对话》。

然而,不管对于一个传承近千年的中医家族,还是对于人类生命源头的女性群体,我们访谈,还远远没有结束……

扫一扫添加

田原对话原创中医

微信号:tyxf_yczy10

田原朋友会

点击查看

sh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