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唯一大中医生命文化传播平台

首页/ 高手/ 沙龙/ 发现/ 课堂/ 原创/ 社官网 发现右侧广告位
民间中医儿科临床家
2014-04-22 22:49:31/湖北


【高手档案】

1922年生于湖南省武冈县,父母夭亡于战乱,他带着妹妹四处流浪,四岁的妹妹因营养不良,饿死在他的怀里。后来,他被宋庆龄创办的儿童保育院收留。14岁拜师,立志学中医救人。20岁参军,当上了排长,被送入华东医学院(现在的中国医科大学)中医系就读。后从业于县中医院。退休后自营中医诊所。

何曙光一生致力于《黄帝内经》及人类体质的研究,自幼受佛医思想的熏陶,淡泊名利,悟透了修身养性的道理,传承佛医,提出了开发人类德、智、体潜能的“中医体质优化学”,防治人类非传染性疾病,促进健康长寿的实现。集一生临证心得之精华,著成《体质论》及《中医体质优化法》,先后发表于《中医杂志》2006年增刊。经多年研究探索,他构建出了《何氏中医体质优化学》。一生医人无数,深受广大患者的爱戴,并得到诸多医家的高度评价。





民间中医儿科临床家

2010年8月7日~14日

2010年8月6日清晨,经过一夜的长途旅行,我们所乘坐的火车终于到达了长沙北站。一下站台,闷热的气息扑面而来……打听路人,要去武冈县,还必须赶到汽车南站,打出租车要走出车站广场,很远。正好一辆三轮摩托车迎上前来,于是就乘上“摩的”,一路风尘赶去,居然走了近一个小时。清晨的长沙市区不是很喧闹,“摩的”迎着晨风穿巷过街,辗转颠簸倒是一无阻碍……

早就听说何曙光老先生发明了“体质优化学说”,他自己现在还能提着一麻袋玉米上6楼,80多岁的老人啊,可见他的体质好到了什么程度!惦记了很长时间,现在终于要见到这位老先生的“庐山真面目”了……到了长途汽车南站,买了票,还要等待2个多小时才发车,避开喧闹的人流,我们在广场一侧的花坛水泥护台坐下来,买了几块糕点和矿泉水,一边吃早餐,一边商议着日程和采访要点……

连续的旅程让我们深感疲惫,到武冈还要坐上5个多小时的长途汽车,再加上晕车的毛病,心情有点黯然,一则虑及晕车——300多公里的路程,够煎熬的,再则,此时忽然觉出我们此行还是有点冒失,因为知道对方才几个月,素昧平生,仅仅通过若干次电话,就不远千里赶过来,是否过于唐突了?还有更深一层的忧虑是:此次采访或者考察,如果结果证明完全不值得,或者说这位老先生所谓的发明并无多大学术或实用价值,那么,就近似一场玩笑了,我们的诚意和价值期许完全落空,对自己也不好交代,这么长途跋涉而来,为了什么?为了做一次旅游吗?可旅游哪有这种“游”法的?

到了武冈,已经是下午3点多,我们先是在闹市里找到一家快餐店,洗了一把脸,拾掇一下,吃了点东西,然后出去找车,不料这个县城里少有出租车,有的是满大街恣意流窜的摩托,上面还都支着花花绿绿的遮阳伞,无奈,只好一人坐上一辆,在“突突”的潮流般的摩托车声里,问了几次路,终于在一个农贸市场的深处巷子里,找到了何氏诊所,门前已经站立着一位体魄健壮、花白眉毛的慈善老者,亮堂的声音中气十足,在招呼着我们,他就是何曙光了……





[观点辑要] 何曙光《中医小儿体质优育学》


1.优育学认为:小儿患病与否的根本原因,取决于自身体质正气的强弱,即使已病之后的各种变化及其归转,亦尽是小儿体质正气与体质偏气对立统一的矛盾运动。

2.体质是人体的基本性质,亦可称为体情,与国情一理,不通国情,焉能治国?只有以体质学为基础的医学,才具有能动的生命力,否则,都将表现出各种各样、无可奈何、克服不了的被动性和不彻底性。

人们经常见到一个现象:体质较好的患者,是很容易被今天的医学治好的,但体质很坏的患者,不仅难以痊愈,并且还易于死亡。显然,疾病仅仅是从属地位,体质好坏才是最终的决定因素。体质第一性,疾病第二性。不承认或不建立体质第一性的医学,不看到体质学是医学基础中的基础这一事实,这种医学是没有根基的医学。

3.从人类起源直到今天,在漫长的时代中,我们这块仁慈的天地给予人类种种恩赐,除了给人一个与天地同性质的躯壳外,还哺育出一个“万物之灵”的头脑。

人类对自然界的污染和破坏,也是对自身体质的腐蚀和摧残,迟早要受到致命的惩罚。在天为致命之灾,在身为致命之病。

4.成年人的体质,是生长发育业已完成、基本定型了的体质。而小儿体质则是正在蓬勃生长发育、变化巨大、远未定型的体质。后者是前者的基础,前者是后者的延续。优化小儿体质,力求最佳之定型,是为人的一生健康和争取老至天年打下坚实的基础,应是未来儿科发展的方向和重大课题。

5.《优育学》在传统医学基础理论指导下,借鉴古今医家对小儿体质禀赋于先天、形成于后天等论述,在长期的儿科体质优化保健实践中,逐步清晰了小儿体质的结构端倪,及其对立统一矛盾运动的规律。

6.中医体质学说从来就是与整个中医学同轨同步地在发展,只是以渗透的形式,结合在中医学的各个领域之中,形影未离地在一切医古籍中生存着,时而东鳞西爪地显现,仅仅尚未离体,自成系统,组成单科而已。

7.小儿体质偏气在整个体质结构中,及其主沉浮的性质,占有举足轻重的位置。不看清这一点,就建立不起体质学,无法明确医学的发展方向。

8.禀赋于先天者,是言其“质”的禀赋性,指其有遗传的稳定性和其不易被改变性,所谓形成于后天者,是说其“量”的后天形成性,量具有不稳定性及其易被改变性。

9.小儿体质是父母体质正气和偏气状态结合禀赋的结果,其中体质正气是体质强弱的量,体质偏气是体质性状的质。并且还含有各人所偏方面不一的性质,故可作为体质分类的依据。

体质偏气本就是体质类型的代名词,如历代医家历来对小儿不同之体质,无不冠以“素体阳虚”、“素体阴虚”、“素体气虚”和“素体郁滞”等体质性诊断,这本身就是中医辨证论“质”的传统,也是中医传统的体质类型学说。

10.正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本质是不易被改变的,这是众所周知的道理,但本质常常也是容易被掩盖的,不时还难于辨别。所以,随着后天调护的差异,生长发育速度、方向都不一样,新颜逐渐掩盖了旧面貌,自然也给体质类型的确认带来种种困难。这也是体质成形于后天,逐渐量变后的结果,量变是能够掩盖质的。

11.体质正气和体质偏气,与正气和邪气间的区别。前者是中医体质学的专用名词,是对体质运动变化中相互关系的称呼,后者是中医疾病学之名词,是对正邪二气在疾病变化中相互关系的称呼,各自使用范围不一。

12.体质正气与正气的区别。二气意义基本相同,不过正气是对疾病而言,而体质正气是对体质而言,但也可简称为正气。

13.体质偏气与邪气的区别。二气意义同中有异:二气皆系不正之气,是为其同。但对未病小儿的不正之气,不能称之为邪气,只能称之为体质偏气,或简称偏气才恰当;一旦内外偏气“同气相求”了,则偏气已合污为邪气了,自然应称之为邪气才适当。一旦病愈之后,身上不振(正)之气,则仍应改称为体质偏气或偏气,而不能还以“余邪”来混淆。

14.体质偏气与“同气相求”之“气”。二“气”本是一气,只是体质偏气在体内,所求之“气”在体外。只是在体质偏气尚未被认识之前,未曾把这种“同性相召”的体内之气命名为体质偏气罢了,现在一经命名,了解这其中的关系,每个人都能够习惯地去切断“同气相求”的途径,不会再朦胧地导致“同气相求”性的体质性疾病发生。

其实从古争论至今的“小儿变蒸”学说与“伏气”学说等,可能都是体质偏气的不同运动形式罢了。

15.每个小儿的体质,都由质和量两方面有机构成,单看任何一方面都不能全面正确认识体质。质是先天禀赋的,也就是体质类型;量是后天形成的,也即后天体质的强弱。

因此,人的体质=体质偏气和体质正气的相对平等互动的关系。而在这个等式中,体质正气又是牵制体质偏气的关键所在(文中“正气”如不特别标明,皆指体质正气),正气旺,偏气就被制约,不会勾结外贼造反,相当于人的内心都有欲望,但是他的正气旺,任何欲望和外来的诱惑都不能诱骗住他。这个体质永远在变化之中,如果正气不足,反而被偏气压制了,那就惨了,小孩子就成了体弱儿或恶病体质。

一般来说,体弱的孩子,三天两头就得点大病、小病,或者总是一副似病非病,可怜巴巴的样子,意味着他的正偏二气正处在难分胜负的均衡争斗对峙状态中,是二气在内部激烈斗争的外在表现。

所以,作为父母、老师或医生,都先要懂得用体质观的眼光,去细心观察我们的孩子,懂得辨别:这孩子是什么体质?我应该如何去保护、保健、优育他?否则又怎么称得上是称职的父母、老师和医生?

16.整个儿科的体质辨证系统,根据三种不同性质的体质情况,设有三个具体法则:

第一.辨质矫偏:对正常体质儿,包括健美体质儿,体质偏气不大,无须雷厉风行,但须和风细雨,不断地,有的放矢地按法纠正之。

第二.辨体论康:对不同性质的体弱儿,严格按照体质康复规程,强化优育法则。这些小儿偏气很大,处在似病非病之中,须全面系统地按法康复。康复告成,再进行辨质矫偏,争取健美。

第三.辨质论治:对不同体质的病儿,按照体质类型治疗疾病。病愈后,再逐步进行前两步。

17.父母体质之禀性

父母的体质,是没有十全十美的,都具有一定的不足或美中不足。体质偏气有所偏方向之不一和所偏幅度大小之不同,这些不一和不同,就构成了小儿各种体质之类型。

父母的体质偏气,与其体质正气是影形不离的。随交于混沌的受精卵中,禀赋于胎身,随胎落地来,世无不偏。人谓落地婴无不哇哇啼哭,皆哭其生老病死之苦也,故从无嘻嘻之笑者。此虽系幽默之寓言,实在是所禀偏气之苦也。

常见生后数季之小儿,应天地潮汛似的,蓬月之时每作病态。凡阴虚体质偏气幅度较大之儿,多见有身热不宁,甚则作惊之态。阳虚体质偏气幅度较大之儿,则多见汗出,呕吐之情,历代医家见此现象,因系无关紧要,传统的赋以“变蒸”名之,这实在是以小儿体质偏气为基础,在生长发育进程中,应天地运气的周期性体质反应。从这一观点来分析古来对“伏气”之争,可能亦将落在体质学说上,随着体质偏气说的研究,许多争论性医学悬案,将一一得到澄清。

18.胎儿期中禀气血

受精卵孵于胎中,赖以母体气血生长发育。但凡善养胎者,皆节欲起居,怡然情志,谷果蔬菜,恒以守常,胎必气血充沛,健壮成长。即使受精卵中,已禀有幅度较大之体质偏气,但因护胎得法,体质偏气幅度大为矫正,落地之时,常是气血充沛之健美婴儿,此即优胎之理。

19.同偏相合禀痴呆

凡双亲为直亲或近亲者,因其体质偏气本皆相同或类同,这相同的不振之气,一旦偏偏相合,双方体质偏气幅度的和,若超过半势时,产下之婴儿不是痴人亦是呆子。凡阴亏性之痴呆儿,多见质红瘦小、吵闹不安;阳虚性之痴呆儿,则质白光、浮胖多涎而目小。叹自古来人律之禁亲配,但知其果,未明其因也。

但凡痴呆儿中,多有不系近亲亦痴呆者,此皆人类未识此偏偏隐患之祸也。

尚有生性之诸般愚笨者儿,百教不知似对牛弹琴,皆双亲体质偏气幅度之势亦大,仅未达至痴呆境者也,其笨拙程度,与偏气幅度似呈正比。

所以然者,人之体质偏气,广为存在,优向改造人类体质,实人类第一要事也。

20.“健康”,这个含义不清的词,一直被病弱体残或精神失态等当作反义词来用。其实,小儿身体健康的定义,就是小儿“体质正气和体质偏气之最佳比例”。

21.理云:已弯之树无不弯于苗期,斜倒之屋早已决于基时。人一生健康长寿与否,其根基就在幼年。幼儿期体质健壮,生长发育旺盛,是一生幸福的源泉所在;反之,从小就体质虚弱,生长发育不良,就是一生健康的祸根。

《优育学》宗传统中医之理论,师仲景“四季脾旺不受邪”和东垣老人“脾胃内伤,百病由生”的千古训谕,以预防为首事,事脾胃为根本。本程杏轩《杏轩医案》“药食并进……诸候均愈,肌肉复生”之幼科体质性康复性痊愈标准,患儿体重(肌肉)一日未复,实无可断之为痊愈也。

22.小儿稚阴稚阳,脏腑娇嫩,形气未充,体质柔脆,所以尽管正常儿体质尚属健康,但因为小儿外不能寒温自调,内不知饮食自节,均不能顺应天气而摄生起居,其一并衣食住行、嬉戏游乐,必须全赖长辈优育保健,科学护送,才能顺利地生长发育,茁壮成长。否则,稍有疏忽,护育失当,难免带来不良后果。或发烧咳嗽,或纳呆泻泄,或腹痛呕吐,轻则生长发育暂告停顿,重则茁壮成长也被截断,甚或体质败坏沦为体弱儿,若不及时优化康复,后患无穷。

从长期的优育实践鉴证中深知,除先天性不可逆转性体弱儿之外,一切体弱儿无不来自正常儿。这说明社会乃至人类对孩子的保健是失职的,并导致了许多体质劣下的后代。产生这一原因,基础有二:一是人类至今尚无体质科学可依,使医学和家长无可适从;二是部分学者认为,正常儿已属于健康体质不需计较。

其实在现实生活当中,很多被成年人视为正常能够承受的生活习惯,小孩子却很难适应。比如寒温不调、饥饱不均、形神互逆、情场相恶等。在这个过程当中,正常孩子的体质偏气,与外界相应之气,在“同气相求”的规律之下,渐渐地,不自觉地发生量变。等到正常孩子的体重长期不增或下降,导致了消瘦现象,家长和医生察觉到时,为时已晚。


所谓的正常儿,仅仅是一个相较其他体质幼儿庞大的体质群体而已,因为他们的生长发育等各项指标,均在现代医学认可的标准之内,因此被定位为“健康”。但是,从中医体质学的观点来看,仅仅说明这些孩子的体质正气刚刚及格而已。

23.正常儿体质优育法

一、衣食法:“若要小儿康,常与三分饥和寒”是一条验证了千百年不朽的优育保健经验,是培植小儿的强盛体力和旺盛食欲必不可缺的传统医律。据我们长期临证感受,凡遵此法的家庭,其成员特别是子女们,极少发生呼吸道和消化道疾病,体质比娇生惯养者远为健康。

二、美德法:“助人为乐,知足是福”,凡从小就熏陶在这一传统德育教育下的小儿,不仅心理素质非常良好,且体质也多较健康。从长期临证查询中深知,此类小儿大多是学校中的“三好”和“五好”学生,进入社会后各方面的机遇及其一生之结局均较良好。

三、体重法:将“……肌肉复生”为痊愈标准,深化为以体重来检测肌肉的方法。在数十年来的优育实践中,无论在小儿体质之诊断,康复与否之标准,方药优劣之判断,医护配合之好坏,优育效果之评审,优育速度之快慢,无不借助称重法的鉴别和依据。并且也是了解小儿阴生阳长正常与否的重要手段。多种原因造成的营养不良症,是导致小儿体重偏性加重的证候,且均有体重不增,或日渐下降或速减等不同情况的先兆。所以,经常定期或不定期地给小儿称称体重,不仅检测小儿生长发育之状况,更能及时发现自力不及的体质偏性的加重,及早揭示小儿隐患。

四、营养法:饮食营养是育成健美儿童的物质基础,用食如同用药。所以摄入太多过犹不及,非但不能营养小儿,难成健美儿童,还常招致体质损虚,故为端正饮食营养法度,我们历来是以“缺者为补,过者为毒”的补益观指导小儿饮食的。这世上所有的食物,不管贵贱,都可以成为小儿的营养品,但孩子每天所需要的营养,既有其类,也有其量。不足则虚,太过则实。因为小儿体质有别,贫富不一,地处南北,时处冬夏,具体摄入难能齐全,而各有太过不及之偏。所以,当诊儿之体质及营养虚实,“过者夺之,缺者补之”。

五、零食法:或称保健品法。小儿胃纳甚小,又胃体娇脆,既不耐饥,又不耐过食。但小儿身体日生夜长,急需各种营养充分供给,为解决好这一特殊性矛盾,我们长期以来施行零食法。即,小儿每天除和大家共进三次正餐外,按时每天增1~3次点心,点心的分量,一参年龄,二参食量。

24.体弱儿是一类食欲不振、纳化不佳、抵抗力低下、易感易疾、适应性差、脾肺善病、未病象病、似病非病的小儿。其实是小儿体质正气与体质偏气,这对组成体质的矛盾势力,双方力量势均力敌之际,当老天爷突寒三日,阳虚体弱儿受天之害,只得“似病”三日;而阴虚体弱儿得天之助,所以“非病”三日;医者助儿五日,儿亦非病五日,但自六日照常似病;母亲细心优育一旬,儿亦非病一旬,但之后照旧似病……若失去调整的良机,等到成病再治,就晚了。病虽在儿身,长辈何忍。这个时候,就可以采取“辨体论康”。

由于小儿生理病理的特殊性质,导致小儿体弱的原因通常多是脾肺母子二脏之俱虚的结果。而母子之中,母常是主要方面,“母壮子方健”,不可重责肺子。切记仲师“四季脾旺不受邪”之警训,对体弱儿的康复大法,首当旺其食欲、兴其脾胃、坚其脏腑,才能强其抗力,树其体质正气,制其体质偏气。恒待体重正常,或“肌肉复生”之日,就是脾肺双健,体质已康之时。

25.改一改“营养不良症”这个称呼

营养不良症类似传统医学所说的疳证。在《医宗金鉴》中,就列有一十九疳和四十一方,进行辨证论治。我们临床上使用的效果都很好。但是,再好的古方,用到今天人的病上,要也根据不同人的不同证进行变化使用,现在就一个营养不良,仅用“虚则补之”的补法,是一个最大的误区。这个病名,把因为饥饿导致的营养不良,和因为乱食、偏食、污食等导致的不同种类的营养不良症状都混为一谈了。(编者注:根据编辑体例需要,原文逻辑顺序有所调整)


扫一扫添加

田原对话原创中医

微信号:tyxf_yczy10

田原朋友会

点击查看

show